回忆与前端大神司徒正美(钟钦成)的二三事与大龄程序员猝死问题

    新冠病毒肆虐之际惊闻噩耗,前端大神司徒正美因病去世,这是前端界的损失,也是整个业界的损失,他在前端框架方面造诣颇深,涉猎多种语言与设计模式,如今突然撒手而去,令人唏嘘,我们只能期望他是遁入了二次元世界,算法泯灭,精神的归精神,能量的归能量。

    我与司徒正美相识大概是在8年前,其时我刚刚入职优酷移动端团队,除了接手后端接口业务还要负责部分后台大CMS系统的功能开发,没错,当时优酷后台大CMS系统是由Ruby on Rails来驱动的,我入职之后还一度非常纳闷,为啥接口用tornado而后台居然用Rails,在晨会的时候还差点当着当时优酷移动端老大陈翌的面质疑这个问题。而面试官在面试的时候也对Ruby只字未提,但是好不容易入职大厂,如果混不过试用期未免过于难看,所以当主管问我有没有问题的时候,我硬着头皮咬咬牙说OK。

    说实话,我当时的技术水平还未大成,也还没有养成良好的编码习惯,同时身上也有懒散和浮躁的臭毛病,而Rails各种眼花缭乱的语法糖更是弄得我心烦意乱,再加上那套CMS系统还有着一些祖传代码的气质,又是让人绝望,令我印象深刻的是ruby版本1.9.3搭配rails版本3.0在win7系统里根本就很难把开发环境搭建起来,于是在那个时间点我疯狂的查阅网上rails的相关资料,同时放肆的申请加入各种技术qq群,是的,在2012年,qq群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地方,qq群里也往往会隐藏着一些技术精湛且乐于助人的大神,而司徒正美正是其中的一员。

    他在qq群里一个一个不厌其烦的回答着我关于rails的相关提问,有些问题现在看来非常脑残。是的,可能谁都不知道,8年前司徒正美是一个ruby高手,虽然他后期以前端技术著称于世,但是在那个时间节点,毫无疑问他对ruby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特别是web框架rails,感觉他驾轻就熟,如臂使指,让人有一种错觉:他已经是入行非常久的老鸟了。

    正是在司徒正美的建议下,我毅然决然的向it部门申请更换办公电脑,用上了我人生第一台Mac,虽然是一台配置不怎么样的mini,但是也能凑合开发Rails了,令我惊讶的是,他当时就能够熟练阅读日文文档,同时对松本行弘的ruby评价非常高,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正儿八经的日语系高材生,一时惊为天人。

    后来我如履薄冰的混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也只是短暂的和rails以及司徒正美产生了交集,后期优酷CMS团队使用tornado替换了Rails,再后来优酷被阿里收购,整个CMS系统都彻底移植到了阿里的Aone平台,但那都是后话了。

    我曾经向司徒正美认真请教过如何才能像他一样对rails如此精通,他回答的很简单,就是去写东西,完成功能,别人封装好的gem不要直接用,自己写一遍,这样才能接触到之前碰不到的原生 API 与知识点。

    后来群里有时候组织聚餐,他得知我也在北京中关村上班,本来可以聚聚,但是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孤僻,同时对饭局这种东西并不感冒,再加上加班频繁,一直到我2017年从阿里离职,工作地点从中关村换到望京,也一直从未谋面。

    时光荏苒,后期我和他更少联系,直到2018年底我从钱方好近离职,注册了领英,系统把他的账号推送给我时我才又回想起来,此时他已经是一位专注前端的大神了。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间我写技术博客也是受了司徒正美的影响,当我在被rails搞得焦头烂额时,他已经在cnblogs上面笔耕不辍了,后来我也开始专注打造自己的个人技术网站,不过还是难以望其项背。

    程序员猝死,这个话题,其实每隔一两年都要被翻出来讨论,一帮无良公众号头条号嘴里嚼着各种烂梗,一边赚流量一边又假惺惺的号召抵制996,珍惜生活之类,其实如果没有收入,哪儿来的生活?真正生活过的人才知道,只有努力才能不被淘汰,社会是残酷的,优胜劣汰在所难免,每当我的学生朝气蓬勃的出去找工作,我都很纠结,纠结于是否该把真相告诉他们,这真的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真相是残酷的,你究竟想不想知道?告诉你真相,是一种人道,还是不人道?

    不过关于司徒正美,其实也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位来自农村的少年,不在乎命运对他的捉弄,勇敢经历短暂的人生,在二次元继续寻找着技术的真谛。